第106章 第 106 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这凶兽果然好不讲道理!

姜霭借灵已经是家常便饭,如此暴躁的还是第一次。

梼杌体积庞大,一只爪子挥下来就像能够摁死一只小蚂蚁那样轻易摁死姜霭。

姜霭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意识到神力控制梼杌没多大用处后,手中快速凭空幻化出一根极为锋利的寒光刀刃,直戳梼杌橙黑的眼珠而去!

不论是什么神兽,大部分眼睛都是脆弱之处,先往这里刺总没毛病。

梼杌速度太快,即使看到姜霭的攻势,躲避的同时一爪子劈下来,姜霭的身影像鬼魅一般从梼杌爪子下逃出,瞬间离开十几米远。

“轰!”

梼杌一爪子就将地面给劈了个粉碎,坚硬的地板在这样的攻势下也像脆弱不堪。

而梼杌攻势落空后急速后撤,爪子再抬手一挡,姜霭用神力化出来的刀刃在刺中梼杌爪子后,瞬间化为一阵齑粉。

在这一刻已经逃出安全距离的姜霭不敢松懈,抬手一挥,数十道寒光刀刃再度出现同时刺向梼杌。

也在这一瞬间姜霭才有了喘息的时机,看见了周围的环境。

梼杌像是被关在了什么地下龙宫,周围的地面透明像晶石,有水样的波光。

“吼!”

梼杌再度一声大吼,声音里似透出强大威力,将姜霭的十几道剑刃震的粉碎。

姜霭内心受到影响,心脏都感觉一阵晃荡。

满脑子都只剩下,好强!

这才是真正的神兽打起来的威力,即使是现在的姜霭,和对方真正对上都显的勉强。

梼杌的样貌看起来就十分吓人,此刻面对姜霭的攻势也没受到太大威胁,眯起橙黑的眼珠子看向姜霭,下一秒,身躯化为无形的风,瞬间袭向姜霭。

它的速度太快,就好像瞬间便从原地消失。

姜霭全神贯注,在梼杌朝着她袭来的那一刻,再度躲闪。

梼杌的速度不亚于她,而且身体庞大,这么一躲梼杌攻击地面,溅出来的飞石都能擦破姜霭的身体。

用神力幻化出来的各种手段,在梼杌的面前都挡不住几秒钟。

神兽靠的本来就是刀枪不入的实体,姜霭一下感觉梼杌是在拿本体实力跟她打。

这是一点水都不放啊!

她“嘶”了一声,现在战斗多了,脑子转的快,瞬间想到,只有打近战。

姜霭心一横,手中化出利刃,寻了个机会,一瞬间跳到梼杌的身上。

梼杌没料到姜霭竟敢直接冲上来,一个紧急刹车,随即冷笑一声,身体涌现强烈的浮光,那浮光全都冲着姜霭攻击而去。

同时自己朝着地下宫殿的墙壁处直接撞过去。

姜霭还十分庆幸,现在进入到借灵的环境中,自己的神力就恢复了,但要是这么耗下去,她要真的失败,还不知道梼杌会不会跟她走。

神力直接控制对梼杌起不到太大作用,攻击也刺不穿梼杌的防御,那不如直接打近战。

梼杌的身体庞大,剧烈的晃动之下就好像山摇地动一般。

它利用身体的急速奔跑想将姜霭甩下去,姜霭抓住了梼杌身上一个角竭力稳住自己不被甩下去,刹那间整只左手都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住一般,刺痛酸麻,总之滋味非常酸爽。

“砰”的一声,梼杌直接撞到了地下宫殿的极限处,在墙壁上剧烈撞击时,姜霭受到撞击影响,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撞出来,她没控制的咳了一声,感觉一股腥甜呕到了喉咙口。

即使神力保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也起不了太大作用,那浮光在破坏姜霭的神力防御,梼杌的速度太快,神兽的战斗除了没法做到像姜霭那样灵活运用各样的能力,它自己本身的躯体才是最强的防御和攻击。

梼杌基本刀枪不入,撞击对它来说没什么影响,就是想将姜霭给甩下去。

姜霭稳住紊乱的神力,咬着牙,瞧准位置,先朝着梼杌一个角的薄弱部位直接刺去!

为了防止神力溃散,她这次用了十足的力道。

角的边缘位置存在血肉块,这一下倒是对梼杌造成了一点影响,它顿时愤怒的大吼一声,身上迸发出更强烈的浮光,那些浮光像密密麻麻的细刃,一点一点的刺去姜霭的防御屏障,很快,有小的浮光突破了姜霭的防御。

“唰”的一声,姜霭的身上很快出现了细小的伤口血痕。

即使在借灵的环境中,她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种极度的疼痛。

“要不是我被困在这,岂容你在我面前造次!”

被姜霭伤到,梼杌的声音里带着愤怒。

“一个侥幸得了恩赐的幸运儿,所谓的天道宠儿,你们真是可笑!”

梼杌的吼声在地下宫殿爆发,带着地动山摇的威势,然而眼前的环境除了晃动,被梼杌砸出来的地面裂缝,也没看出有什么大的破坏。

姜霭身上细密的伤口越来越多,鲜血顺着伤口流下,姜霭渐渐成为了一个血人,形象看起来可怖,她的心中刹那间被勾起一团火:“我的确是个幸运儿,我的实力却是靠自己修炼,你曾经也是只神兽,做了坏事被困在这里,就把怒火发泄到我身上?”

梼杌的语气带着不忿,她听出来了。

梼杌被姜霭这话说的一顿,它橙黑色的眼珠一转,下一刻,更加猛烈的朝着另一边撞击。

“砰!“

大地被梼杌撞的震颤,姜霭已经很久没感觉到这种被撞的眼冒金星天旋地转的痛感。

要不是梼杌身体庞大,姜霭在最中间,梼杌无法做到将姜霭撞进墙中,否则这种力道,她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撞成一滩血肉。

她死死忍住浮光造成的伤害,神力化作带着雷霆之力的攻势,一刀一刀的刺向梼杌的背部。

连续十几下,终于将梼杌的身躯划出了一个狰狞的伤口。

而此刻姜霭已经全身是血,受了伤神力跌的更为厉害,第十六刀捅下的时候差点手软捅偏。

“吼!”

背上的痛楚也让梼杌越发暴躁。

姜霭拥有的是创世之力,也能控制周围所有气息,它没法做到完全控制姜霭,背部很快被捅出一个巨大伤口。

它在这个空间受的伤,那也是实实在在的。

而这人要是回去,瞬间便能活蹦乱跳。

看到姜霭现在的模样,梼杌瞬间龇牙咧嘴,见姜霭也硬气的很,最终还是仰天大吼,身上浮光全面爆发,一下将姜霭的防御全面打破,将她甩了出去。

“咳!”

姜霭这一下受伤不轻,血是直接吐了出来。

没想到梼杌还有这一遭,她忍着剧痛,还是撕开空间瞬间移动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

其实也没多远,这里的力量仿佛被限制了,姜霭没法做到离开很远。

对梼杌来说,一个呼吸的功夫便能袭击到姜霭面前。

它们的战斗,也就维持了几分钟而已。

双方都没占太大便宜。

姜霭心神紧绷,气息急喘,她这算是侧面领教了真正神兽的实力,虽然梼杌被压在这肯定没有宽阔地形来的强,但自己还能占点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宜,姜霭竟然还挺高兴的。

梼杌刀枪不入,魔抗也高,真的不好打。

但梼杌并没有再冲过来。

它橙黑的眼珠看着姜霭,口中也喘着剧烈的粗气,紧紧盯着姜霭,阴沉沉的语气再度开口:”你为何要借我的灵。“

姜霭见它此时没有动静,费力的盘了个腿坐正调息止住自己的伤口,道:“獬豸前辈告诉我,你是凶兽,且被龙族镇压,你与其他神兽不是一道,我借你的灵过去,可以压制住它们。“

将自己的目的直白的说出来,也省的整那套虚伪的。

主要是梼杌性质顽劣又一个筋,跟它绕圈子,它不一定懂你意思。

果然,梼杌冷哼一声:“原来如此,你倒是不拿好的说辞糊弄我。”

姜霭想到刚才来时听到它说了一句话:“你说我是你的转机,你早知道我要来?”

“龙族那帮子知过去未来,算到你会出现有什么好奇怪的?”梼杌背上的伤口也在缓缓恢复,竟也丝毫不隐瞒自己的事情:“我被龙族镇压于此永生永世,它们告诉我,倘若我想有改过的机会,有一人会来寻我,借我的灵。”

梼杌撇一眼姜霭:“在你之前,也来过一人,想借我的灵。”

姜霭这下有些意外了:“谁?是另一个造物主?”

“你们这类人自称为造物主?”梼杌不屑的哼笑:“倒也是,不过就是修行者的区别而已。”

看梼杌这模样显然是之前没有同意,姜霭便问道:“你之前没同意?”

“他不行,出口轻狂,且没打过我,还不如你,我就算作恶多端,也绝对不会帮一个小人做事。”

姜霭:“……”

小人,她忍不住猜测,难道是自己待的这个世界原来的造物主?

虽然知道世界多,造物主可能也不止这一个。

姜霭没想到,自己来借梼杌的灵,还能得到这样一个秘辛,而且梼杌对自己的认知还挺明确的。

姜霭此时没有放松警惕,怕梼杌搞突然袭击,便看向梼杌:“你同意了吗?”

梼杌昂起巨大的下巴:“先说好,我帮你做事,但若我不高兴,随时便可回来。”

姜霭叹息一声:“这是你们的自由。”

即使是一只凶兽,那也是别的世界的灵。

梼杌这才缓缓点头:“那我同意了。”

和姜霭战斗一场,它变的出乎意料的好说话。

而就在它同意的当口,姜霭眼前出现熟悉的波动,空间整个扭曲,她睁开眼,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制造池。

眼前,梼杌的数据形象已经构建成功。

不过她刚刚成功也抽干了神力,暂且没有力量继续铸造梼杌的机甲形象,回到现实世界,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

而姜霭的意识空间,便出现了梼杌新的形象。

和獬豸不一样,梼杌一开始便要巨大的多,在姜霭的空间里,它也像个巨无霸,比獬豸的机甲形象还要大。

而梼杌仅仅是撇了一眼獬豸,再看看周围的一干怪异灵兽,并没有脾气不好的暴动,反而是做出自己的评价:“寒酸。”

姜霭:“……”

“嘎嘎嘎嘎嘎嘎!”

乌鸦扇着翅膀,不可置信的看着梼杌。

【这又是什么丑东西,丑东西!你就不能造点好看的物种出来?看你年纪轻轻的都是些什么变态审美。】

姜霭拧眉:“这是我借来的灵,不是我造的灵。”

而梼杌出现的时候,属于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兽的空气明显,压的大滚和耳鼠都有种天然的恐惧感。

耳鼠更是吓的叽叽尖叫,对凶兽的臣服性天生便存在。

姜霭看它实在怕的发抖,让耳鼠带着大滚去其他地方。

她的意识空间现在很大,神兽之间没有必要都可以不用接触到。

耳鼠见造物主下令,立刻带着大滚跑到了其他地方去,只要不在梼杌附近都行。

它们对凶兽天生惧怕没有办法。

獬豸看到梼杌的灵真的过来了,出于自己的本能,对梼杌有种敌视感,但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梼杌是姜霭借来的灵,还能压制住冲动。

何况真打起来,它真没胜算。

作为凶兽,梼杌比它强大。

趁着现在在休息,姜霭介绍了梼杌:“这是新成员梼杌,以后大家都是同伴了。”

听见姜霭的介绍,梼杌冷笑一声,大约是在嘲讽,凶兽有一天居然能和瑞兽站在一块。

神兽也是有区别的,它是凶兽,獬豸就是深受人类喜欢的瑞兽。

姜霭此刻也按捺不住疑问了:“獬豸前辈,我想知道,我借你们的灵时,对你们来说,究竟处于什么时代?你们肯定跟我不是一个时代的存在吧。”

否则地球华夏也不至于一点神兽的痕迹都没有。

虽然她穿越是个奇迹。

大滚的体型也像是远古时代才会存在的食铁兽,而不是现代的国宝滚滚。

獬豸还在犹豫的时候,梼杌就干脆多了:“当然不是,甚至不是同一个世界了。”

它直接了当道:“我们的存在对你来说或许是几千年,亦或者几万年甚至几亿年的传说,时间线自然不一样。”

猜想得到了证实,随意的时间线穿越,姜霭想到,那真是个令人震撼的事情。

“这是你的世界。”

梼杌转了一圈,随即看向姜霭:“你打算让我怎么帮你?”

姜霭瞄了一眼眼前的机甲制造池:“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这次要铸造新的梼杌神力机甲,数据构建成功,大概需要的材料已经给了姜霭。

但其中用到了几种S级材料,姜霭看了看,竟然都有些偏精神类,种类比较稀少,但找方老想办法倒是能够弄到。

咦?

梼杌的性格比较直,难道它的天赋是抵抗精神类的神力机甲?

可是精神类的神力机甲比较玄乎,极少有这方面的直接效果,都是通过毒性机甲来达到目的。

花了两天时间,姜霭找方老收集好了神力材料,为了以防万一还多备了一些。

方老看她收集的材料和之前对不上便知道不是用来升级骨刀的,有些不可置信的问:“这么快有新机甲的灵感了?”

姜霭说道:“差不多,数据构建已经成功了,等做好了我通知您。”

方老道了声:“好。”

这批材料花了姜霭不少的钱,即使现在姜霭已经有了令人无法想象的财富,但在她接连替派罗城购买了几批星际飞船和武器能源之后也快接近告竭。

无论是派罗城的军事防备力量还是神力材料都需要花钱。

借灵容易,铸造难。

这一次的机甲铸造总在一个极限边缘来回拉扯,经历了十几天的时间,机甲池内的神力机甲终于成型,而姜霭一直卡着没有动静的修为,终于再度猛蹿一截。

感觉到意识空间出现大量的本源波动,原本闭眼静修的梼杌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它顺着吸引力飞往了机甲池内,而姜霭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意识空间再度扩大。

世界树小小动弹一个身为。

姜霭长舒一口气,看着眼前出现的梼杌机甲,再也不觉得梼杌形象狰狞了。

这多酷啊!

狰狞恐怖的外形配上黑色的金属也显得酷飒,而让姜霭有些意外的是,梼杌的天赋,并不算是纯克制。

梼杌的实力并没有直接蹿上一个纯正的S级,但它的攻击是蹿上了S的。

它的天赋也很奇怪。

梼杌S-(天赋):梼杌免疫所有精神神力攻击,在极端环境下,梼杌会激发凶性,凶性状态各项属性提升,且不畏生死。

这个极端环境解释的很含糊,也没有说梼杌的属性提升和不畏生死是个什么情况。

这介绍连姜霭都有些看不懂。

克制精神这个倒是可以理解。

姜霭将梼杌的属性告诉它自己,梼杌听了以后没什么特别感受,也没有想解释,反倒是獬豸现在了解了一些这个世界的规则,听到梼杌的属性介绍后,试探着说了一句:“不畏生死,是说它防御力高吧?在我对梼杌……前辈的传闻中,的确听说过它特别不好惹,打起来要命,否则当初也不会是龙族大人们出手镇压。”

一般神兽还真压不住。

疯起来火力全开倒是能跟一些出名神兽拼一拼。

梼杌闻言冷笑一声。

獬豸:“……”

说实话,要说梼杌的性格真的执拗,姜霭倒觉得不是。

这么一说,她忽然理解了,感情是不怕死?

它当然不怕死了,它现在是借灵过来的,只是寄居在机甲里面,到时候出事要没的是姜霭自己啊。

遇事不决上模拟战场看一看,可是竞技场是打不成,模拟战场随便进一个地图对梼杌也没太大的妨碍,测试不出它的克制属性。

姜霭还是决定回战场试一试。

当然,在此的时候,她还是将梼杌的属性发给了方老看一看。

果然连方老都有些疑惑:“不畏生死?你做的神力机甲总是奇奇怪怪的,不过这个免疫精神攻击倒是个好属性,只是别说会精神攻击的神力机甲,连战场怪物都没几只,对付噩梦森林那些怪物倒有大用处。“

森林里面的怪物倒是不少会让人陷入梦魇的,有这么一台机甲,听起来倒很有用。

但也仅有这个战场有大用处了。

方老提议了一句:“说不定军队会喜欢。”

姜霭笑道:“我现在没想暂时放出去。”

方老:“我知道。”

姜霭制造机甲的速度真的是让他震惊,假以时日,说不定姜霭就能造出纯正的S级机甲,到那个时候,更加震惊星际。

说到这,方老忽然犹豫道:“我最近根据你造出来的机甲,倒是得了一些灵感。”

“哦?”姜霭来了劲头:“您有了什么机甲的想法?”

方老叹息一声:“跟你造出来的这两台机甲还挺像的,但数据给的太低了,我就只放了模拟数据,暂时没打算造机甲,这一台神力机甲给我的感觉也很奇怪,明明当时造数据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波动,不知道怎么,还是变成了常规C级数据。”

姜霭越发好奇了。

神兽种类太多,方老难道是造出了跟神兽很像的某种类型?

然后方老就把自己造出来的数据发给了姜霭。

姜霭一看,没喝水都感觉自己差点被呛死。

麒麟!

我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老竟然造出了麒麟的数据!

麒麟啊,姜霭那是一点都不陌生,以前去旅游的时候谁还没没看过几只麒麟铜像呢?

梼杌此时正在姜霭旁边,一看见方老发过来的模拟数据,当麒麟的模拟形象一出现时,梼杌橙黑色的瞳孔一缩。

麒麟是正规神兽之一,等级比它刚好高那么一辈,见到等级比自己高的神兽,梼杌当时就有些悻悻的。

即使隔了一个世界,也不能忽略形象带来的威慑力。

但眼前的麒麟形象并没有给它任何震慑,只是一只普通的形象数据罢了。

方老能造出麒麟姜霭确实没想到,但她想到自己造的两只神兽刨除细节,大方向还挺像,四条腿的神兽本来就很多相像的,方老灵光一闪想到了麒麟形象也不是意外,而且看方老的意思,数据构建只有C级,很明显就真的只是一团数据。

姜霭沉默几秒钟,夸赞一声:“很酷,您打算给它定什么名字?”

“暂时还没想法。”方老叹息:“说来奇怪,当时构建数据时,给我有了当年做S级机甲的那种激动感,不过数据出来只有D级,可惜,可惜。”

这可能和方老没法借灵有关。

要是自己能借的话,也许改天可以试着帮方老借一下麒麟的灵。

目前还是做着美梦。

她说:“那师父您好好想想,我打算带着梼杌去战场实验一下。“

“这么快就要重新去战场?模拟战场试过了?”

“试过了。”姜霭语气为难:“模拟战场试不出梼杌极限数据。”

“倒也是。”方老感慨:“这个等级的机甲光靠模拟战场测试不出,等我做出一款新机甲,到时候我也去战场,我这把老骨头,也太久没去过战场了。“

姜霭相当惊喜:“师父,那我在战场等着您!”

见识一下方老的实力,那可求之不得。

挂断通讯,梼杌直接问道:“刚才那是麒麟的灵?”

“不是,只是一团形象数据。”姜霭摇头:“没成功的,要是成功麒麟不可能只有这个等级。”

“我看也是。”梼杌嗤道:“麒麟可不缺这点实力。”

说到这,梼杌瞥了一眼看向獬豸:“喂獬豸,我当初被镇压的还挺早,你知道麒麟那一批神兽都去了哪个世界吗?”

姜霭立刻竖起耳朵听。

“诸位大人都去不同的世界历练了。”獬豸温和笑笑:“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梼杌知道獬豸不会撒谎,闻言嗤笑一声,没再应话。

过段时间还要收骨刀升级的材料,但姜霭现在还是要先去试试梼杌威力。

她在做出梼杌的机甲以后收到了星诺给自己的留言,表示希望之神的确没什么动静,姜霭猜准了。

背地里的确有个神灵在和自己合作,压住了希望暂时没有找麻烦。

现在姜霭就要开始找到,这个在帮助自己的神灵究竟是谁。

她在明,对方在暗,始终很麻烦。

而且星诺还给了姜霭一个重要情报。

【军队和我父亲他们都在寻找一个东西,是叶家大将军叶文禹陨落之后失踪的神力机甲,据说那机甲里面藏着有重要物品,失踪在了深渊之下这个战场,到现在都没找到,我父亲说,那东西可能就和现在的神灵的一些信息有关。】

【如果你去了深渊之下这个战场,注意一些。】

姜霭一顿。

叶文禹。

已经陨落快一年的大将军,姜霭早就看到过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息。

但机甲还没找到这个事情,姜霭也有些惊讶。

陨落之后,机甲还在?且没被人回收吗?

她记住这个情报,带着梼杌和獬豸机甲重新赶往战场。

她离开时也对阿芙说了,阿芙自从上次看到玩偶之后人就变的有些焉,不过平时也努力打战场修炼,基本也没时间沉寂在想不起来的回忆中,看她状态,姜霭还是比较放心的。

姜霭翻了翻现在现在手头的东西,除了派罗城的洛雷塔的光脑,还多了一个凤欣然的,凤欣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坏了遭嫌弃,失踪这么久了都没人联系她。

清点好物品,姜霭花了一段时间到达战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星诺告诉她的事情让她心里面惦记着。

这次姜霭进入战场一睁开眼,眼前就一片漆黑。

是真一片黑,比沼泽乐园的地图还要暗。

姜霭立刻知道了这里是哪。

深渊之下!

整个地界都是被悬崖一样的面积压制着,这里仿佛没有天空,倒是有地面,但是一堆怪物,越往下怪物越强,落下去连神属级都救不回来。

“嘶——”

无声无息的怪物几乎就在将姜霭出现时朝着姜霭飞速靠近,姜霭立马召出梼杌机甲!

梼杌的形象她做出来时仿照了战斗的画面,所以梼杌背上会发出浮光。

浮光照亮周围的环境,眼前像鱼一样的怪物被梼杌眼都不抬,一爪子撕碎。

但这玩意儿消耗的就是姜霭的神力。

这是梼杌的被动防御,就像是一颗颗它能控制的尖刺。

梼杌第一次来到这个地下,漆黑的地界丝毫不影响它的视力,啧啧出声:“这便是这个世界所谓的战场?不过是个死亡之地罢了。”

死亡之地,梼杌一眼看出了这是什么地方。

“差不多吧,应该是之前造物主造的世界,生灵死亡后就变成这番模样了。”

按照雨城和沼泽乐园之间的大块空缺,姜霭怀疑这些战场都是分割开来的一个世界,它的面积相当离谱,可能是地球那样的数千倍大。

而战场出不去的范围,可能就是神灵所在的放逐之地。

“砰!”

前方迸发出强烈的霞光,证明有人在前面战斗,看光芒离的不远。

姜霭没打算和人撞见,深渊之下两边都被不见底的悬崖似的峭壁堵了起来,虽然留出了百米的宽度,但相比其他战场,称的上是狭窄的一个战场了。

就这么一个环境,一台神力机甲居然到现在都没找见。

或许是死亡之后,机甲也被腐蚀了?

而在姜霭打算去另一边时,她隐约听见了随着风裹挟而来的低呜声。

“来……来……”

“…你来了……”

姜霭仔细一听,问梼杌:“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梼杌:“听见了,一堆怨灵的吵闹声,啧。”

不像是怨灵吵闹声。

姜霭正要说话,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尖叫:“快躲开!”

梼杌反应极速,背后传来一阵剧烈风啸声,姜霭意识放出,便看见几十米远,一台巨大的机甲残骸被直接剁成两半,朝着姜霭飞了过来。

再一看,这台机甲的背后,伴随而来的是上百只巨大的深渊怪物。

姜霭瞳孔一缩。

战场暴动,还挺少见的。

她刚进来咋又碰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一名陌生的神力者操控神力飞行着,手忙脚乱的再度召唤出一台神力机甲,并对姜霭急促道:“快跑!深渊怪物突然暴——!”

她话还没说完,梼杌已经瞬间几十米开外了。

她目瞪口呆:“卧槽反应真快。”

就是这机甲好奇怪,她没见过,又是哪家的独门机甲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