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全本付君的后院(女尊)!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东西能让希程在意的呢?”付君突然问道,倘若自己也能如他这般置身事外,那自己何来烦恼?

付君自言自语一般,柳希程却是微怔,在意的东西?他倒是希望自己有所在意,像欧阳瑾那般心思单纯,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妻主,一心一意都是妻主,其他的什么都不必想什么也不必看,多纯粹,多叫人羡慕,可惜……。

“妻主,有何扰心之事吗?”柳希程似是没有听到付君的疑问,亦或者他自己也不知如何回答。

付君怔怔的看着他,只见他心如明镜眼如清泉,似乎包罗万象又似乎一尘不染,一袭白衣宛如出尘仙人,白衣正面一颗墨竹跃然在上,那竹之傲骨,竹之淡泊,竹之高雅,竹之脱俗,岂不正是他柳希程的真实写照吗?

如此男子,到底,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他呢?

“妻主?”柳希程疑惑道。

付君回神,“何忧?”,深吸一口气,“这也忧,那也忧,处处皆忧啊,不过同希程说说话,突然觉得无甚可忧了,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付君面露轻松,希程有种魔力,能让人神奇般静下来。

“希程真是个奇男子”付君忽的一笑。

柳希程见付君似是瞬间透彻了一般,脸上愁云消去,也不多问,只是笑着给付君添了茶,付君亦不再多说,只简单交代了明日启程时辰及其他需要注意的事宜,便要起身回房。

可就在付君起身的一瞬间,付君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冒出来一句:“冷落了你一年多是我之过,不如今晚我们圆房吧”。

“啊?”倒茶的手一抖,茶水洒到了手上,柳希程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付君哈哈大笑着走出了房门,柳希程看着洒出来的茶水怔了怔,最终笑着摇了摇头。

付君难得见到柳希程露出那般吃惊的表情,突然觉得煞是有趣,郁积的胸中忽的舒畅了许多,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过,付君不愿意面对的慕容曦可就没那么舒畅了,今夜的他,注定了是整个院里最难受的人,他不比温书岚有付君温声鼓励,不比欧阳瑾有付君宠溺安慰,更不比柳希程有付君礼遇相待,他啊,唯有独自舔舐那越陷越深的伤口,却偏生连舔舐伤口之念都没有了,任是让伤口越陷越深而自我折磨。

那夜付君一去不回,他便绝望了,她果然在意自己的过去,而且非常在意,可是在绝望的边缘,他总有那么一丝侥幸或者期盼,期盼付君只是一时不能接受,她不是那么爱自己吗?真的就那么说不爱就不爱了吗?真的就一丝转圜的余地都没有吗?所以他在绝望中期盼着,等待着,等待着,直到今日,眼睁睁看着付君温柔的抱起温书岚转身而去,哪怕一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自己,那一刹那,慕容曦心底的绝望也终于连那一丝丝期盼也吞并了。

他和她终究是走入了绝境,慕容曦深吸一口气,罢了,就这样吧,终究是自己奢望了。

“殿下,妻主大人太过分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被打得屁股开花的文阿爹面朝下趴在软榻上,一边骂着温书岚小贱人,又骂欧阳瑾市井泼夫,再就是骂付君冷心绝情,无情无义。

“阿爹,闭嘴吧,还不够教训吗?”慕容曦终究不愿再听,只淡淡道。

“就是,阿爹小心被听了去告到妻主大人那里又是一顿好打”,云磐也补充道。

“你,你个小蹄子,怎么说话呢!”文阿爹恨铁不成钢。

“本来就是,我也是为你好”。云磐不怕他道。

“你……胳膊肘往外拐啊你,他们都这么对殿下了,你没看见吗?啊,一个个的都欺负上门了,我,,”。

“好了阿爹”慕容曦皱了皱眉“莫要再提了,阿爹以后你也收敛一些,这里毕竟不比宫里,更何况如今的我,也护不了你了”。

文阿爹一愣,他这才发现他家殿下似乎有些不一样,为何语气这般了无生气的感觉。

“殿下,殿下您别伤心,妻主大人她可是爱你的,她以往有多宠你多爱你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一定是温侍君,一定是那个贱人背后耍的阴招,不然那天妻主大人怎么可能丢下殿下不管,第二天又恰好在他的房里,一定是他”文阿爹有些激动的道。

慕容曦抿着唇不发一言,想到那晚的事,心里就止不住的痛苦起来,再想到付君对温书岚那般,就觉往日那些宠啊爱的是如此可笑。

“殿下,我觉得妻主大人只是误会了殿下,只要解释清楚就好了呀,殿下,妻主大人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只要殿下求她原谅……”。

“够了!”云磐话未说完就被慕容曦打断了,误会?那是什么误会,过去的种种本就是事实,他不想欺瞒她,他也没有欺瞒她,可是求她原谅?慕容曦苍白的一笑,他做不到啊,他曾经为了儿时的爱牺牲一辈子的幸福亦没有丢弃尊严,如今亦不会丢去最后的尊严,爱便爱了,自己的过去也好,自己的将来也罢,该说的他都跟付君说了,该做的他也做了,如今他对她已没有半点隐瞒和欺骗,他心中坦坦荡荡,至于付君,她的选择她的决定,都是自己没办法左右的。

“关于那人,我心坦荡,至于妻主,我身心属她,至于妻主今后将如何对我……但凡一日她未休弃于我,我便还是她的正君,只是阿爹云磐,以后莫要再提,你们也要收敛些,以往是我太纵容你们”慕容曦说完转头看向文阿爹“阿爹,你所受之苦,都是我之责,苦了你了”。

“殿下,呜呜殿下,您折煞老奴了”文阿爹听慕容曦这般说,心中自是早已酸涩不已,更何况,这是慕容曦自那日被妻主大人凌虐之后第一次这般好声说话,也是自那日以来说的最多的一次话了,文阿爹忍不住痛哭,殿下终于活过来了,可是,为什么他觉得如今好言说话的殿下更让人心疼了。

“殿下”云磐也忍不住哭泣,明明殿下没有哭没有泪,可他却觉得说不出的难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