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番外

小鹿 兔子十二 1894 字 6天前

夏宸服刑到第四年时,他的假释申请终于得到了批准,他可以出狱了。

那天刚好是预约了牙医,带五月看牙的日子,所以夏露没有去接,等她们回家,就看见夏宸拎着一个破袋子站在公寓楼下。

他看起来不是很高兴,身上还穿的是当年在C市被抓走时的衣服,他把袋子往地上一扔,“你也太慢了。”

前几次去看他,他一直穿着宽松的囚服,现在看他穿上了四年前的衣服,夏露发现他又高了一些。

她把躲在她腿后的五月推到前面,“来,打个招呼。”

五月扎着双马尾,圆溜溜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夏宸,然后说:“哥哥好。”

于是夏宸更不高兴了,勉强用鼻子哼了一声。

夏露目前还在证人保护计划时期内,在警察的半保护半监视下住在警方安排的单身公寓里,房子不大,夏宸进去后空间更显得狭小了。

夏宸在监狱里待了四年,倒不觉得房子太小,他洗了澡,换上夏露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又皱着眉毛把上衣脱了。

夏露看他光着上身出来,问:“衣服太小了吗?”

五月捂着脸躲进了夏露怀里,“羞羞……”

五月长这么大,从来没接触过不穿上衣的人,每个人在她面前必定是衣冠得体的。

夏露很尴尬,夏宸比她还尴尬,又返回去把那件紧得几乎绷掉扣子衬衫穿上。

晚餐是夏露自己做的,还开了一瓶红酒当为夏宸接风了,他们几乎没有交流,就连五月也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很不自在的样子。

吃完饭,五月亦步亦趋地跟着夏露进了厨房洗盘子,夏宸在客厅,听着五月不断在问这个为什么是这样,那个为什么是那样,夏露很有耐心地一个个解答,遇到她也不知道的,就说“姐姐也不懂,你去看书,然后来告诉姐姐好不好”。

从厨房出来,夏露又陪着五月看动画片,画画,再给她洗澡让她上床睡觉。

夏露给夏宸取出了全新的被子枕头,铺在沙发上,“你要睡的话……”她话说到一半停下,低头看夏宸握住自己的手腕,“怎么了?”

夏宸看着别的地方,不说话。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夏露正要说什么时,五月在卧室里喊夏露:“姐姐,快来给我讲故事。”

夏露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没我陪着睡觉要哭的。”

夏宸看着她,过了一会松开了手。

半夜,夏露在熟睡中感觉到有人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那一瞬间她恐惧的几乎尖叫,直到那个人弯腰下来,轻声说:“是我。”

然后夏宸就把她横抱了起来。

夏露愤怒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你干什么!”

夏宸把夏露径直抱出了卧室,朝着沙发走去,夏露挣扎了两下,“别闹……”

夏宸已经很急了,却还顾着自己的面子,不想让夏露看出来他很急,坐在沙发上,规规矩矩地把夏露抱在怀里,“我没别的意思。”

可惜他底下烙铁似的顶着夏露,完全暴露了他的意图。

夏露心惊胆颤地并紧双腿,“四年了,也不能一见面就那个……”

夏宸被她逗笑了,夏露一说完才发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闭上嘴,又在夏宸胸口捶了一拳。

横在两个人之间的隔阂慢慢消失了,夏宸把下巴抵在她头顶,“你今天都没跟我怎么说话。”

“还不是因为五月,她脾气太大了,光是说服她让你住进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夏露放松了一些,“她的性格肯定跟了你。”

“当然是跟我,长得也像我。”

“你少来,五月的五官没一点像你的。”

客厅里只亮着电视,正上映着午夜剧场,声音很小。夏露的脸庞被电视亮光照着,嘴唇唇珠上闪动着润泽的光亮。

他低下头去。

夏露全程一直注意着卧室那边的动静,双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夏宸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只脚蹬在地上,一下一下的使力,看着夏露眼睛水光莹莹的,他低喘着去吻她。

夏露心里紧张又有些说不出抗拒,但身体却是诚实的,在夏宸毫不温柔地摆布下也能给他他想要的反应。

他们的动静实在有点大,卧室的门又没有关,夏露挣扎着说:“去……去浴室……”

夏宸停下来喘了会,让夏露搂住自己的脖子,腿夹住自己的腰,两个人就这么进了浴室。

夏露觉得自己还没睡多久就被五月的哭声惊醒了,她一阵恍惚,爬起来一看,她正睡在沙发上,五月在卧室里又哭又闹:“不要你!我要姐姐!”

夏宸一早听见五月在卧室里喊夏露,想让夏露多睡一会就自己进去给五月穿衣服,结果五月完全不领情,哭声快把屋顶掀翻了。

夏露忍着腰疼腿软起来给五月冲了奶,让她先止住了哭。

夏宸在一边站着没有用武之处,挽回面子一般说:“谁知道她一早起床就要喝奶,都四岁了还没断奶吗?”

夏露瞪了他一眼,“你去刷牙洗脸,然后煎三个荷包蛋。”

夏宸食指指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我?”

“对,你。”

夏宸不情愿地走出了卧室,夏露躺在五月身边,等她喝完奶后拿走了奶瓶,很认真地问:“你还记得昨天你向我保证过什么吗?”

五月撅着嘴不说话。

“你说,你同意那位哥哥搬进来,也会跟他好好相处,今天早上是不是你遵守约定?”

“才不是。”五月生着气,眼睛看着别的地方的倔强模样还真的有些像夏宸,“因为他是男生,我不要他穿衣服。”

“那你是不是可以跟他说清楚你想要什么,而不是一开始就哭闹?”

“哼。”五月的嘴快要撅到天上去。

夏露知道说太多五月会有逆反心理,让她知道错了就行了,于是给她穿好鞋子,“你今天得一个人刷牙洗脸了,哥哥不会做饭,我得看着他,别让他把厨房烧了。”

夏宸也真是没有做饭的能力,煎个蛋而已,他毁了一只平底锅。

吃完早饭,夏露在清理厨房时接到了社区戒毒治疗小组负责人的电话。

夏修成被抓的那天,她也受了伤,被送到医院后检测出来毒|品阳性,出院后紧接着开始了三个月的戒断治疗,那段难熬的日子过去后才敢去见夏宸。

负责人说小组周末有活动,问她是不是要参加,夏露拒绝了,她已经不用再去了。

夏宸走进来,“发什么呆?”

夏露挂断电话,“刚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五月在干什么?”

“在玩她的芭比娃娃。”夏宸从她身后抱住她,“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夏露犹豫了一下,“我想回去找我哥哥。”

夏宸的脸一下就拉下来了。

“在这里我不习惯,不想定居在这。”夏露回头看他,“你跟我一起走吧。”

“你要我跟着你转?我又不是狗。”

夏露拿他的臭脾气也是没办法,“怎么就叫跟着我转了,如果你不承认我们是一个家庭的话,就随便你吧。”

夏宸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我还有点事要办。”他还没出狱就听说老P这段时间在美国,他可是在监狱里想了一百多种办法治他了,还有夏修成,据说在医院都快挂了又抢救回来了……

夏露很自觉地说:“可以等你弄完这边的事情再走。”

夏宸满意夏露的乖觉,又觉得要见夏年让他很讨厌,心情矛盾地低头要亲她,却被五月的声音打断了:“姐姐,我的娃娃不能动了……”

夏宸嘀咕着:“这个死孩子……”

夏露看他是没有一点当父亲的自觉,于是说:“你去陪她吧。”夏宸刚要拒绝,夏露又接着说:“她虽然叫你哥哥,但以后你还是要以她爸爸的身份照顾她的,这么生疏可不行,我们一家人,未来是要一直在一起的啊。”

这句话不知道哪里触动了夏宸,心脏好像被狠狠捏了一把,让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快一米九的大个子,弯下腰来把额头抵在夏露肩膀上,半天没有动。

夏露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手指滑下来,摸到他脖子上那个deer的纹身,微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