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是在少年的印象中,在每年的某一天,这小丫头都会喝酒,喝的那是一个烂醉如泥,整的少年苦不堪言。

那一天,是楚千雪家人的忌日。

她去祭拜,而回到宗门之后,心情总是那么的低落。

前几年,她尚浅年幼,不曾知晓酒为何物,未曾喝过,那几年的那一天,她只是心情郁闷,躲在被窝默默哭泣,秦天知晓其理由,便也给她放一天假,放松心情。

但从前几年开始,这丫头就变了。

她不再是和以前一样躲起来默默哭泣了,反倒是借酒消愁,结果却是愁更愁。

你一个人哭天喊地的就算了,这大半夜的跑到自己房间上房揭瓦是闹哪样!?

随着脑海里记忆的回溯,那过往的记忆竟也是被播放到了天幕画卷之上。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深夜的秦天,闭目养神,修养身息,她知道今日是楚千雪家人的忌日,身为她父亲的老友,她也有些感慨,不禁起身拿起珍藏的酒,喝上一些,以藉慰友人的在天之灵。

就在他独自忧愁的时候,浑身酒气的楚千雪闯了进来。

那是满脸通红,手拿酒瓶,器宇轩昂。

“浪子涯,你给我出来,你别给我躲!!”

她看到了师尊,却仿佛将其当成了敌人。

酒瓶子瞬间就飞了过来,若是暗器,少年定能化险为夷,可这还没摸清楚啥情况呢,他就迎来了当头一棒,酒瓶子碎裂,脑袋贼疼,再然后,这丫头就开始拆家了,就如同那哈士奇一样,很快这房间就变得一团糟。

少年无奈的看着女孩的一举一动,她上跳下窜,宛若小狗狗一般,红润的面庞,丝毫没有女子般的羞涩与矜持。也是从那天开始,秦天发誓这辈子都不想让楚千雪喝酒了。

过往动态,一一呈现。

方才还处于震撼的各路修士或是凡人们,此时却是乐呵乐呵的笑着。

“原来这秦天的挑眉是这个意思,这楚千雪的酒品看起来不行啊。”

“这是喝多少了才能这样犯病,恐怖如斯。”

“这不就跟你一样,上次你喝多了,甚至还把路边那狗给强吻了。”

“滚!”

人啊,总会失去那喝多时候的记忆,可总有那么一些朋友,会帮你回忆起来。

那段记忆,羞耻万分,如若回想起来,那必然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

许多人都有过喝酒的经历,或许是借酒消愁,或许是把酒言欢,但最后,喝多了,总会做出愚蠢的事情。

有人想到了酒后乱性,有人想到了酒后告白,有人想到了酒后发疯。

那何曾不是自己曾经的真实经历呢?

不少人回忆着往事,苦笑连连。

看着那美好的师徒感情,那青涩隐晦的暗恋,何曾不是那无数人内心的写照呢?

此时,西楚女帝楚千雪,面色清冷,故作高傲姿态。

她难以地下高傲的头颅,却也难以面对曾经的自己竟然如同小狗般上跳下窜,将师尊的房间破坏的不成人样。她无言以对,她感受到了身边群臣那偷瞄的目光,她只能故作高傲的姿态,试图将前世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撇清关系。

“求求惹,求求师尊不要答应这丫头喝酒的请求啊。”

楚千雪心里念叨着,她总有不祥的预感,担心喝了酒的自己会胡作非为,会作出难以启齿的举动。

不过说起这喝酒这事情上,这一世的自己和前世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喝点小酒,她就会上头,仍记得父皇在世的时候,她偷喝了酒,半夜发了酒疯,砸了很多东西,她以为父皇会怪罪自己,可事实上,他很温柔,只是说着以后决不能这样了,还提醒着,若是真要喝酒的话,得在放心的下的人面前喝。

他的忠告,永生难忘。

因为这画面,楚千雪也不禁想起那过世的父皇。

登基一年,国泰民安,她是别人眼中的明君,也是高傲冷漠的帝王。

可实际上,她也是会私底下想起父亲的普通女孩罢了。

她将脆弱的一面,放在那无数个只有自己知晓的夜晚。

将坚强的一面,放在群臣的面前。

有些感慨着过去发生的事情,楚千雪抬着眸,而画卷中的场景,也再次回到了天衍宗上。

“喝酒,你确定?”少年挑眉,似乎并不想同意。

“是,喝酒,今晚本姑娘心情好,想要喝酒,师尊难道不愿意陪我吗?”她狡黠的笑着,用着这样的理由,就算心底想拒绝,却也无法开口了。

“那好,我陪你喝点。”少年答应了下来。

他将自己珍藏的陈年老酒全都拿了出来。

说起喝酒,其实少年很难喝醉,就算喝多了,意识也是清醒的。

只是有的时候,他故意装作不清醒的样子,这样一来,便可忘记许多烦恼。

此时,已是深夜,夜晚的天空,格外的美丽。

星辰璀璨,绚烂光彩。

抬头望天,楚千雪仿佛能看到父母的在天之灵,他们在星辰之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爹,娘,你们的仇,我报了。”她举起酒杯,靠在师尊的肩膀上,喝着酒,浪漫的说着。

那清甜的芬芳,萦绕在少年的鼻尖。

“爹,娘,我现在过的很好,你们放心好了,不用担心我。”

说着的时候,她的眼中仿佛有泪水在打转。

少年只是用余光看了眼,看着那闪烁的眸光,看着那靠在肩头的肩膀,他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

“师尊,今晚的星星,很漂亮。”

他顺势抬眸望去,点点头:“是,很漂亮。”

突然间,他感觉到那肩头的重量消失了,恍惚间,少女的秀发垂落在自己的肩头,清香弥漫,那俏丽的面庞,竟也是突兀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她的身子,挡住了浩瀚的星辰,那绝美白皙的面庞,怕是能迷倒无数痴情男子。

“师尊,那我呢?我漂亮吗?”朱唇轻启,美眸流转,动人的声音萦绕在少年的耳畔。

漂亮吗?

这样的答案,无需思索。

他只需点头,便是最好的认可。

“漂...”话音未落,她的唇,落了下来。